地产信托规模4个月下降逾60% 信托公司转型“箭在弦上”

2019-11-06 13:21:29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吴林璞 如何根据对手盘判断龙头股买点

  房地产信托“大势已去”似乎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6至10月数据发现,4个月以来,地产信托规模连续下降,降幅已逾60%。

  7月份以来,在地产业务方面,信托公司受到窗口指导、余额管控、定期报备等一系列“接力式”监管。

  中铁信托研发部黄霄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房地产调控是高层意志的体现和执行,具有稳定性。

  信托业内人士认为,严监管下,经营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对于信托来说,转型更是“箭在弦上”;而转型进程能否加速,取决于是否还有充足的业务转型空间。

  地产信托或“大势已去”

  11月5日,《国际金融报》记者登陆用益信托网查询相关数据发现,6至10月房地产类集合信托发行数量分别为640个、544个、421个、424个和270个;规模分别为1156.75亿元、798.92亿元、708.39亿元、646.96亿元和438.17亿元。

  近日,据相关媒体报道,广东银保监局引导银行保险机构脱虚向实,推动银行业保险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截至2019年9月末,广东银保监局辖区(不含深圳)银行业资产总额16.64万亿元,同比增长10.74%,增速较2017年上半年降低了约2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贷款增速下降约10个百分点,而信托资金投资房地产规模实现零增长,投向房地产的非标资产规模大幅减少。

  7月份以来,地产信托受到了接力式监管,包括窗口指导、监管下发《中国银保监会信托部关于进一步做好下半年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信托函〔2019〕64号)(下称“64号文”)、进行余额管控等。

  9月初,多家上海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上海银保监局向辖内信托公司作出了包括在公司经营管理情况报告(月度、季度、年度)中新增关注事项,专门反映公司房地产信托业务和通道业务新增业务规划、存量业务到期以及整体规模变动等(首次报送从9月份开始)的要求。

  此外,据《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粤财信托、北方信托等6家信托公司因为房地产信托相关业务被罚,受罚的原因包括信托资金违规用于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价款、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违规向不具备二级资质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提供融资等。

  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今年的房地产信托政策可以说是史上最严,而且执行力度很大。这会对房地产业务占比高的公司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三季度信托规模环比降幅或增大

  从行业规模上看,信托位居资管行业第二,仅次于银行。

  不过,多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信托业内认为不能只看规模,甚至多少有点避讳提及规模,原因在于一直以来,信托资管规模中通道业务占比较大,而“老三样”中的地产信托业务目前也受到余额管控。

  记者注意到,资管新规提出了严控风险的底线思维,即减少存量风险,严防增量风险。在此基础上,信托主动对资产规模进行压降。

  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信托资产规模呈现降中趋稳的态势。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2.53万亿元,较2019年第一季度末下降0.02%,降幅进一步缩窄,同比增速较2018年二季度末的4.88%放缓至-7.15%。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信托三季度资管规模环比降幅或加大。

  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杨巧伶、王和俊指出,从2019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数据看,信托业资管规模变动不大,第一季度环比微降0.7%;第二季度环比微降0.02%。

  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8月,信托业受托资管规模21.1万亿元,较6月末下降1.43万亿元,降幅6.36%。受监管环境持续趋严影响,预计2019年9月末,信托业受托资管规模或将继续下降,相比6月末的降幅或将进一步扩大。

  此外,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指出,通道业务、房地产信托业务、政信信托业务三类业务规模占比约90%,三类业务合计收入贡献亦达80%以上。如果这三类业务在三季度及以后开展受限,预计会对信托业务收入造成较大变化。

  黄霄盈对记者分析,规模的下降主要由于“限规模”,不是内生驱动,而是政策驱动。信托公司也在认真执行监管政策,将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时间用好,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

  “规模下降当然对公司效益有一定影响,但长期来说,会倒逼信托公司提高自动管理能力,加速转型升级,为高质量发展提前做准备。”黄霄盈进一步指出。

  而对于规模具体压降到什么程度,黄霄盈告诉记者,目前没有预计值,根据监管的要求来做。

  行业生存环境发生变化

  “监管对于信托业的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的政策一直延续,且在2019年8月达到历史最严水平。”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指出,64号文对于防风险、去杠杆、严监管这一主基调的贯彻力度之大,超出以往,且明确了监管问责措施。这一监管态度的变化,预计会对信托业的生存环境造成较大改变。

  近期,华润信托总经理刘小腊在出席2019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年会时也指出,信托目前经营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靠通道业务“躺着挣钱”的好日子过去了,信托面临着规模受限以及部分产品“爆雷”的压力。

  记者注意到,在监管对房地产信托、通道业务进行规模的双压降之后,业内关于信托转型的探讨声不绝于耳。

  刘小腊也指出,信托转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有分析人士指出,资产证券化消费金融、家族信托等均可能是信托的转型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袁增霆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托转型能否加速,取决于是否还有充足的业务转型空间。目前来看,未来可选的业务方向不容乐观。

  “2019年下半年以来,在通道、房地产业务开展受阻情况下,多家信托公司布局政信信托业务,但竞争激烈。”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分析指出,受地方债置换及财政部规范地方政府融资因素影响,政信信托业务开展亦受到较大限制。

  此外,资产证券化、消费金融等业务由于市场竞争加剧,快速发展步伐适当减慢。证券运营服务信托业务的集中度加大,入场新军不易扩大规模;家族信托、慈善信托业务有待扩大增量,以便实现盈利,短期内不易迅猛发展,后续有待进一步探索。

  刘小腊指出,从资管行业规范管理的方面看,资金信托的一些管理办法有望出台;另外一个大方向则是对服务类信托进行积极的引导和鼓励。

关键词阅读:信托公司 国际金融报 信托监管 信托资金 地产业务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构建开放的服务信托范式 助信托制度回归本源

2019-11-11 09:47:34来源:金融时报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理财产品快速查询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